点击关闭

水警生态-欧阳是都昌联合巡逻棠荫执法点一名老水警

  • 时间:

【82岁奶奶打抢劫者】

夏季豐水期,非法捕撈是湖區執法的重要對象。

底拖網捕魚是一種極具破壞性的捕撈方式,網特別大,網繩從三四千米到一萬多米長的都有,網衣密如蚊帳,網底用鐵鏈鉛球等沉網,湖面上露有浮標,綿延幾公里。大網需四條船同時拖網,如果正好碰到魚群,一網可以打到十多萬斤魚,不僅是大小魚全收,而且途經之地所有生物盡收網中,對湖底生態破壞極大。

蛇山島上蚊蟲多。而比蚊蟲更多的,是孤獨。負責打掃衛生的老胡對島上的孤獨深有感觸。老胡說,島上的生活太單調了,於是白天就不停地做事,哪怕是樓梯拐角處、犄角旮旯里都擦得乾乾凈凈,晚上累了就看看星星,想想可愛的小孫子。

終於登上蛇山島。我細細打量。一大塊裸露的岩石,岩石上朝湖方向用紅色字體醒目地刻著“鄱陽湖水文生態監測研究基地”。目光左移,一棟老式建築,斑駁的色澤顯出歲月的深沉,大門處掛著“江西省鄱陽湖區聯合巡邏執法隊”的牌子。自最左邊拾級而上,是今年6月剛落成的聯合巡邏執法勤務指揮中心,一棟褐瓦黃牆的二層小樓。

8月的鄱陽湖像一個大蒸籠,悶熱無邊。從餘乾縣鑼鼓山碼頭乘快艇到都昌縣蛇山島,四十分鐘的行程,一路熱浪翻滾,遠處炙熱的太陽把湖水照得和天空一個顏色,只有漲水又退水後露出的草洲,偶爾在湖面染出一線枯黃。

水警總隊老楊,每年都要到島上駐扎好幾個星期,黝黑的面龐,一笑,眼角的皺紋就堆了起來。年輕民警小李,剛從鄱陽縣取回執法隊員一周的菜,談起水上執法,眼中熠熠閃光。

從無人的蛇山島到漁村棠蔭島,人間煙火撲面而來。渡口的苦楝樹下有幾張長椅,漁民們吃過晚飯就在長椅上閑坐納涼,討論著電視新聞里發生的大事小情。水警歐陽有時候也和他們坐在一起聊家常,聊湖區的生態保護,向漁民們解釋生態保護的重要性。

看似平靜,卻不時有暗流洶涌。

鄱陽湖的水質之所以好,螺螄起了很大的凈化作用。但湖區人有食螺的習慣,執法隊員們也要為保護螺螄戰鬥。前兩天,值班備勤人員從視頻監控里發現,四艘疑似販鮮船正從蛇山水域開往鑼鼓山水域,於是立即指揮餘乾水警、漁政等部門設卡攔截。經查,船上無漁獲物,船主稱本想到都昌捕撈螺螄,但看到湖區巡查嚴密,只好駕船返回。無序打撈螺螄對鄱陽湖水質影響很大,同時會造成候鳥食物鏈斷裂,出現人鳥爭食的現象,候鳥在湖區找不到食物,就會進入農田覓食。

從蛇山島返回鑼鼓山碼頭的時候,五六隻江豚忽然躍出湖面。同行漁政局的小伙子得意地告訴我,鄱陽湖的江豚數量越來越多,前幾年統計是四百多只,今年可能增加了近百隻,大家都喜歡叫江豚“微笑天使”呢。

蛇山島四面環湖,除了相鄰的棠蔭島和稍遠一些的長山島,就是一望無際平靜的湖面。

打開鄱陽湖區聯誼聯防社會治安防控圖,鄱陽湖像一隻昂首展翅的天鵝。都昌棠蔭、鄱陽龍口、餘乾鑼鼓山、新建朱港、永修吳城等聯合巡邏執法點,圍繞著蛇山島,如鋼釘般扎入鄱陽湖區,水上公安局、水上派出所如堅強的後盾,挺立在執法點身後,織就一張湖區動態巡邏防控網。

歐陽是都昌聯合巡邏棠蔭執法點一名老水警,我見到他時,他滿臉曬得黑紅,悶熱的空氣讓身上的警服濕了一大片。自從1987年警校畢業以後,他先後在三個派出所工作過,在水上派出所也工作了十幾個年頭。三年前成立棠蔭聯合執法隊,島上偏遠閉塞,生活很不方便,執法工作又很辛苦,所領導征求他的意見,他卻欣然同意加入執法隊。雖然今年已經五十五歲,但是歐陽覺得自己還能再做點事。前幾天他在湖區巡邏還剪斷了兩張底拖網,心裡那個痛快,像大熱天里喝下兩瓶冰啤酒。

蛇山島並不大,步行半小時,就能繞島一周。島上的植被也不茂盛。下田菊、鐵線蓮、紅蓼在路旁寂寞地開著小花。全島沒有一棵果樹,更沒有沃土種植糧食。只有蘆葦在夕照下迎風搖曳,多少有了點詩意。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30日08 版)

之前作為省水利廳水文監測點,蛇山島上只有水利廳負責水文監測的一兩個人值守。2016年開始,江西省委政法委組織省水警總隊、省漁政局、省水政監察總隊、省地方海事局、省林業廳五部門派出執法人員駐扎在蛇山島,開展聯合巡邏,推動執法力量前移。

願“微笑天使”永遠在鄱陽湖微笑。

發現底拖網後,執法隊員們會開快艇過去,割斷網繩,然後用快艇拖扯斷網,將網儘量損毀。如果沒有損毀,撒網的人會把網收回去,修修補補後再次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