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内心情感-樊银生诗歌充溢着诗人的历史意识和家国情怀

  • 时间:

【器官捐献世界第二】

從作品中,能看出作者的格局和境界。無論自覺或不自覺,抒寫天然地要忠實於詩人的那一灣心海,忠實於他內心積澱的情感經驗,而情感經驗的深度和廣度,決定了詩人的境界和格局。樊銀生詩歌充溢著詩人的歷史意識和家國情懷。面對沙漠深處的胡楊林,他看到的是長年駐守在這裡的官兵;胡楊是沙漠的夢,“包容了天與地,包容了人與自然”。《壯麗徵程》一章是長征路上的抒寫,“在這古老的土地上,在苦難與希望之間有一條道路”,詩人自覺地進入歷史情境,感知和體驗到“天是陰沉的,心像鉛,腿也像鉛,然而,一切都在流動,每天都在向前。每天,每一絲疲憊都伴著堅定與信仰”,字裡行間激蕩著英雄氣概,歷史氣息撲面而來。當身臨大海,面對潮水,他會升華出這樣的奇想,那奔涌的潮水“是那樣勇猛、頑強,像勇士衝上高地,哪怕身軀粉碎,為伙伴開闢著通路。那吶喊,那轟鳴,那氣勢,使人想起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有的先驅、脊梁”。選集中的多篇詩章,對景物和意象的捕捉、狀寫是細緻的、生活的,詩人的胸臆是開放的,自覺地登高望遠,敞開胸襟,憑直覺擦亮火花,於內心氤氳成勢,激發心靈深處的一場風暴。如登上心儀已久的井岡山,感覺“追尋歷史的腳步而來,卻會在無意中忘情於青山綠水之間;可當你留連於壯觀的風景時,卻又分不清到底是閱讀山水還是閱讀歷史”。

樊銀生內心積蓄著豐沛的情感,因而能更敏銳地發現和捕捉生活的詩意。捧著家書,詩人吟唱著“那信有玉米拔節的優美音符,那信有稻花飄香時充滿喜悅的心情,那信是母親的暮色蒼茫不斷眺望中抽出的一根裊裊的思念”。當跟隨一位老將軍去尋覓戰鬥過的足跡,他看到的是“整個山嶺升騰著彤紅的火焰”。詩人與作品,就是泥土與花朵的關係,是思想、審美與表達的關係。樊銀生在詩中道出這個奧秘:“一棵樹的後面寫著一個人的經歷,偌大的一片胡楊林其實是一本書,讀一遍感覺艱辛,讀兩遍感覺太美,讀三遍感覺是風情”。

文如其人,詩貴於真。樊銀生筆下的水,是內化為情感的水,山是內化為精神的山,從作品里我們可以觸摸到這種詩心。因此讀到這樣描寫無名烈士墓的詩句我們會被震動:“去聽聽地下吧,熔岩在奔騰,地火在運行……於是你笑了,整理好儀容,不是走向死亡,而是去謀求真理的再生”。詩的真,具有這樣的深度和力量——當我們讀到“海夫殉海,手臂豎作不屈的桅桿,呼喚帆”,讀到“我們相邀溯歷史長河去尋找心中的大草原”時,我們會沿著詩人的情感和意緒,沉湎思索,回到我們自己的初心。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9日20 版)

《樊銀生散文詩選集》(團結出版社出版)中,作品多是詩人行旅感發之作,視界開闊,詩意豐沛。無論縱覽高山大海,還是細察一草一木,詩人心中豐盈的詩意都能激起波瀾,眼前的美與心中的情思相遇,化為意象和意境。詩人的這種創作狀態,源自他內心的詩意原鄉,那裡有熾熱的家國情懷和濃濃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