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因為牛花-叫「牵牛花」

  • 时间:

【黄海波复出】

就像莫奈痴迷畫睡蓮一樣,國畫大師齊白石喜歡畫牽牛花,曾畫過上百幅牽牛花。而他喜愛牽牛花的原因始於他與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蘭芳的友情。那是一九二○年代,齊白石在繪畫上還沒有什麼知名度,尚在摸索階段,但他堅信藝術是相通的,於是,在好友的引薦下慕名去拜訪梅先生,尋找藝術靈感。梅先生酷愛養花,家中有數百種牽牛花,他解釋說因為此花還有個名字叫「勤娘子」,有借物明志之意,可見梅先生也是個很勤奮的人,話說不勤奮又怎能有如此成就呢。齊白石當即也成為牽牛花的擁躉,從此,他開始畫牽牛花。據說當他畫完牽牛花系列之後,事業上就開始牛起來了。所以,牽牛花還是大師的幸運花呢。

「深淵色」在日本是指藍色,因為牽牛花的顏色是層層遞進的,很像植物染,看上去如臨深淵,神秘莫測,「深淵色」無疑是最生動形象,所以,這首俳句流傳到今。它的花形如小喇叭,我們小時候就叫它喇叭花,家家戶戶院子裏、窗臺上都有它的蹤跡,也沒覺得它很特別,當時只道是尋常。它結的籽黑不溜秋小小一粒,我似乎更愛它的籽,經常摘下一堆捧著玩,然後不知散落在哪裏。

朋友小馬有一個無肉不歡的胃,但他有一顆錦繡植物心。一大早曬他養的牽牛花,枝枝蔓蔓地爬在他搭好的網格籬笆牆上,一朵朵玫紫色的花,開得素樸乖巧,卻又艷麗無比,其藤楚楚,其花娟娟,其葉翠翠,真是「風致嫣然」,宛若美少女,天然去雕飾,盡得風流。看得人神清氣爽。

牽牛花生就一副小巧精緻的臉,有的周圍還暈一層白邊,中間又有一點留白,特別文藝範,所以詠牽牛花的古詩很多,但我最愛秦觀的這句,「仙衣染得天邊碧,乞與人間向曉看」,寫出了牽牛花的風致。當中年的我越來越愛四時有花朵作陪,不想與人糾纏時,花朵們就成為我的知己。老樹畫畫裏說,「周末沒啥事,逛入小樹林。無人想與語,對花說古今」深得我心。

圖:牽牛花開得精緻小巧頗具詩意\作者供圖

雖說牽牛花的名字土到沒朋友,但卻因為天生一張精緻的「文藝臉」而深得廣大藝術家們的喜愛。喜愛花草的朋友也很有趣,會說出「玫瑰有張大餅臉,月季的五官才立體」這種能讓玫瑰氣得吐血的話來,讓我一想起就樂不可支。像玫瑰在花界這麼受寵的明星都有人不喜歡,而牽牛花充其量只是路邊野花而已,卻倍受畫家、詩人們的關註與追捧,不得不說,與它天性自帶文藝屬性有關。

以前追劇《甄嬛傳》,裏面有個場景也說起過牽牛花。夜間出來散步的果郡王與甄嬛偶遇,見甄嬛很喜歡牽牛花,就一起談論起來。甄嬛說她兒時在野外田間常見這花,叫「牽牛花」,因宮中卻很少見到,所以很是驚艷。果郡王說因為它的別名叫「夕顏」,是很薄命的花,所以宮中的人是不會栽培的。其實,果郡王說錯了,牽牛花的別名叫「朝顏」,夕顏是月光花的別稱,月光花是純白的,傍晚花開,凌晨花謝,而牽牛花則有各種鮮艷顏色,感覺生命力旺盛多了。夕顏讓我想起去年在鄉下第一次看見空心菜開出的花,此花與彼花極其相似,肉眼簡直難以辨認。「夕顏」這個名字無疑很文藝,它適合待在小說裏。記得《源氏物語》裏有個美麗女子就叫夕顏,深得源氏公子喜愛,果然紅顏薄命,在凌晨莫名死去。

我於是想起與謝蕪村的俳句「牽牛花啊,一朵深淵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