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通知越来越-房山鸽友马春雨带着鸽子参加国庆放飞活动

  • 时间:

【杭州14岁女孩找到】

人要演練,鴿子也一樣。第一次任務在陶然亭游泳場試飛,需要720羽鴿子。“通常都是提前一周通知,大家好準備準備。但那次當天通知,第二天就要飛。我們就在群里發通知,在家有時間的趕緊送,夠了就不再收了。”馬春雨說。

只要看到指揮員的旗子一放下,大家就開始一起哄籠,90秒內,7萬羽鴿子要全部放飛。它們在紀念碑上方集結、盤旋,象徵和平、祝福祖國,場景壯觀。

“房山區沒有信鴿協會,‘馬村長鴿友服務中心’是房山區最大的鴿友組織,全區4000多戶養鴿戶差不多都是他的會員。馬春雨本人是北京市信鴿協會一級裁判,在鴿友中非常有動員能力。”房山區體育局工作人員付一雄介紹。

國慶當天,大家抵達現場後,要先把放飛車的車輛槽箱板打開,在車下坐等。群眾游行尾聲階段,就快到鴿子放飛的時候了。

“我參加過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鴿子放飛活動,這次信心更足了!”馬春雨說,“這些年,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信鴿運動愛好者越來越多,越來越年輕化。作為鴿友能參加國慶放飛活動,特別激動也特別自豪。祝福祖國越來越強大,人民的生活越來越好。”

選什麼樣的鴿子參加國慶放飛,有講究。

為此,放飛員們專門進行了訓練,統一了服裝和動作,聽從統一的口令、旗語,放飛動作更加整齊,儀式感更強。

不光送鴿子,馬春雨還擔任放飛員。今年一共從北京16個區2000多戶養鴿戶徵集了7萬羽鴿子,裝在10輛和平鴿放飛車上,每輛車有4個放飛員。和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時不同,這次放飛鴿子的位置從過去隱蔽的國家博物館門前,改到了天安門廣場上人民英雄紀念碑兩側。

今年7月9日,房山區體育局局長陸大勇帶隊,考察馬春雨的養鴿基地,在確認符合條件後通知他,十月份有重大任務,需要組織1萬餘羽鴿子。

“我們倆就坐在這兒,從早上9點到晚上6點,挨個會員打電話,整整打了三天。離得近的,就直接開車去問,有重大任務,參不參加?”馬春雨說。大家一聽就都明白了,都想去飛,能參加這麼重大的活動是一份榮耀,會員們都很珍視。但也會因為工作等原因,時間上不允許。

為了讓大家都有機會送鴿子,馬春雨自己這次計劃只送50羽。每天早晚,他會給這些鴿子各加練一次,以確保完成好放飛任務。

“好鴿子分兩種,一種是有比賽成績的,一種是血統鴿。血統鴿很多都是外國進口的。參加國慶放飛的鴿子,都是這兩種鴿子的二代,一般在一歲到兩歲之間,從羽毛、骨架、肌肉上都能看出來,比一般的鴿子要好。”馬春雨介紹。馬春雨從9歲就開始養鴿子,這些年雖然也乾過別的職業,但養鴿子這事從沒放下,不但上學時會偷偷把鴿子帶到學校去,就連在石家莊當兵下連隊時,他都要跑到養鴿子的電臺工作人員那兒,替人家喂鴿子、打掃鴿舍。

本報記者 於麗爽1980年出生的馬春雨,是房山區石樓鎮吉羊村人,他不是村長,但“馬村長”的雅號卻叫得比真名還響。原來,為了養信鴿,房山區大大小小400多個村他都走遍了,找路比導航還準。他的“馬村長鴿友服務中心”在全國鴿友里都小有名氣。

這個任務為什麼會第一時間落到馬春雨頭上?

2分鐘倒計時,1號、4號放飛員取下鴿子籠上面的鎖,四個放飛員一起按住籠門,防止鴿子跑籠。

指揮員再次下達旗語,放飛員們就要用90秒將放飛車恢複原樣,車長上車隨車輛離開。其他人步行30分鐘左右走到擺渡車站,坐車返回陶然亭再解散。

第二次去昌平,一臺車擠滿了7000羽鴿子,其中房山區提供了2000羽。那次是當天中午收走,第二天中午才放。中間主人不在,別人也不敢喂,鴿子什麼都沒吃,又餓又熱,出汗脫水,體力不支,損失了100多只。

當天,付一雄就趕到“馬村長鴿友服務中心”。

10分鐘倒計時,指揮員舉起旗子,這時,2號、3號放飛員負責把鴿子車的兩根槽箱板立柱放下。

15秒倒計時,2號、3號放飛員跑到放飛車後面,準備拍打籠子,趕鴿子出籠。1號、4號放飛員準備好撬棍,準備打開籠子。

房山鴿友馬春雨帶著鴿子參加國慶放飛活動。本報記者 饒強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