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府地方-调结构与控风险是长期(经济增长)分析的范畴

  • 时间:

【2020中超赛程出炉】

張明:在財政政策方面,2019年的財政政策呈現出聚焦於大規模減稅降費、財政支出明顯前置的特點,以至於2019年下半年地方財政資源緊張,從而不得不提前使用2020年地方債額度。

對此,我認為:第一,我們不應該把宏觀經濟短期分析與長期分析相互混淆。穩增長是短期(經濟波動)分析的範疇,而調結構與控風險是長期(經濟增長)分析的範疇,兩者的分析框架不一樣,而國內很多參與討論的學者把分析框架混淆了。

這四個“必須”的提法值得高度重視。第一個必須,言外之意是宏觀調控依然要避免“大水漫灌”,市場不要對財政貨幣信貸政策的過度放鬆抱有期待;第二個必須指的是政府仍然會在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與防風險之間進行艱難地平衡。在上述目標彼此之間存在衝突的時候,相關決策將會變得格外審慎;第三個必須強調的是在潛在增長率下行過程中,加速結構性改革的必要性;第四個必須雖然放得靠後一點,但依然說明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目標沒有改變。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融時報。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第二,應該加快國內若干服務業對民間資本的開放,例如教育、醫療、養老、電信等行業。

張明:第一,應該堅定不移地推進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國有企業混改過程中出現了國企混國企、國企混民企的現象與趨勢,但國有企業混改的初衷是讓民營企業能夠對國有企業實現參股甚至部分控股。

第二,穩增長是否一定與調結構、控風險相互背離?這裡需要指出的是,穩增長未必就是“大水漫灌”。對於我國而言,如果增長率不能穩住,是否會增加系統性風險?例如,我們衡量宏觀杠桿率,既要看分子(債務),也要看分母(增長)。如果分母萎縮得過快,是否會導致杠桿率進一步快速上升?

《金融時報》記者:應如何科學穩健地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怎樣平衡好穩增長、防風險、調結構和促改革的關係?

《金融時報》記者:今後一段時間,您認為亟須深化改革和調整結構的領域有哪些?該如何做?

轉載請註明來源關註金融時報公眾號 看更多獨家新聞資訊↓↓↓

2020年,財政政策的寬鬆力度將會進一步擴大:

張明:本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出現瞭如下提法——在工作中,我們形成一些重要認識:一是必須科學穩健把握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二是必須從系統論出發優化經濟治理方式,加強全局觀念,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三是必須善於通過改革破除發展面臨的體制機制障礙,激活蟄伏的發展潛能;四是必須強化風險意識,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第三,應該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加快推進農地流轉,推動更具包容性的城市化。

郵箱:fnweb@126.com

第四,妥善處理好地方債務風險這一重點金融風險,實現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商業銀行、投資主體的風險分擔,並從一開始就註意防範道德風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央政府提前主動採取行動,最終的總體成本可能能夠更好地控制在一定範圍內。

一是公共預算赤字率將由2019年的2.8%上升一點;二是專項債發行規模可能在2019年的基礎上再增加一些,且會要求地方政府將大部分專項債用於基礎設施建設;三是調低部分基建項目的資本金比例,以吸引信貸資金和社會資金的參與;四是加大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置換處理力度。

穩增長的主要發力點仍是投資,尤其是製造業投資與基建投資。在製造業投資方面,應該進一步落實減稅降費,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應該著力通過政府發債來實現“補短板”,包括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的如下領域:戰略性、網絡型基礎設施;川藏鐵路等重大項目;通信網絡建設(5G);自然災害防治重大工程;市政管網、城市停車場與冷鏈物流;農村基礎設施。

如何在穩增長、調結構、控風險之間取得平衡,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這種背景下,去年底國內發生了是否應該“保6”的爭論。

張明:在綜合考慮穩增長、調結構、控風險這三大政策邏輯之後,2020年,政府仍將實施逆周期宏觀經濟政策,但政策力度與政策重點均在審慎考慮的範圍內,而且可能隨著經濟增速、風險暴露的演進而動態調整。

《金融時報》記者:財政政策將如何發力?

第三,穩增長的確可以與調結構統一起來。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更強調“補短板”,而非像過去那樣強調“三去”,這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思路,明顯更加具有把穩增長與結構調整結合起來的政策意向。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我國經濟仍要應對來自多方的壓力,任務繁重。道阻且長,行則將至。釐清形勢,謀定而後動,對於我們完成既定目標、實現經濟穩中提質來說十分關鍵。如何看待眼前的形勢?當下語境中的“全局觀”是什麼?穩增長如何發力?怎樣把握好逆周期調節力度?改革應如何深化、向何處去?就上述問題,《金融時報》記者近日採訪了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研究員、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看待2020年的經濟增長形勢?穩增長的主要發力點應當是什麼?

第五,在加快國內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開放過程中,要註意建立健全宏觀審慎監管機制,防範潛在金融風險,例如外國資本大進大出、外國投資者操縱金融市場等潛在風險。

張明:2020年是我國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決勝之年,我國經濟仍需應對多方面壓力,表現為外部環境仍然錯綜複雜,國內經濟增速存在回落壓力,金融風險逐漸顯性化,經濟結構仍需持續優化。幸運的是,無論是貨幣政策還是財政政策,我國政府都有較為充足的工具和空間進行對沖,2020年完成國內生產總值相對2010年翻一番的目標無憂。從中期來看,經濟放緩已成定局,金融風險逐漸顯露,地方債問題最為棘手,如何應對,至關重要。未來,我國經濟仍將在穩增長、控風險、促改革之間尋求艱難的平衡。

《金融時報》記者:什麼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系統論”和“全局觀念”?

來源:金融時報作者:王一彤編輯:餘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