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策北京市-北京对新能源汽车并不算是“限购

  • 时间:

【章泽天赴剑桥读书】

若按照現行政策測算,靠後的新能源車指標個人申請者要排隊等上8年之久。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是很多消費者的訴求,而對於釋放超43萬輛的新能源汽車市場需求,業內普遍認為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給新能源汽車增加指標。

對此,能源與交通創新中心清潔交通項目高級經理康利平表示贊同。她也建議,可以對無車家庭放開對新能源汽車的購置,“每個人都擁有選擇的權利。”

三.對京郊各區(房山、大興、昌平、密雲、懷柔、平谷、延慶、門頭溝)單獨設置新能源汽車號牌,可在各區使用,不能進入五環內使用

而今年11月份實施外地牌照車輛進京的新政策後,外地車的進京證將有申請次數的限制,在此政策的作用下,外埠車輛將無法長期在北京市內通行,所以,在此政策下的70.9萬輛外地車車主的需求將會出現明顯缺口,在緩解首都交通壓力的同時,也給新能源汽車指標配額的提升留出了活動餘量。

北京市目前的汽車保有量超過600萬輛,按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門的數據計算,目前在京外地車約有70.9萬輛,平均每周辦理進京證91萬張。五環內停在居民區的外地車也達到了5-13%,五環外達到15-29%,城市快速路中行駛的外埠車占比為10%。

截至目前,全國燃油車限購城市的新能源汽車政策具體是怎樣的?在北京相關政策還不明朗的情況下,大家又提出了什麼建議?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秘書長助理許海東告訴第一電動,“關於北京市取消限購,我們還沒有得到什麼正式消息。不過,北京市已加快出租車、公交等更換為純電,支持北汽的換電模式,這也是落實政策的一部分。北京從保障交通暢通、控制環境污染等方面有自己的綜合考量,我們會呼籲地方政府落實中央政策,但沒必要施加更多壓力。”

近年來,北京市政府方面便開始對小客車數量調控政策不斷進行優化。據悉,對於增量部分,“以家庭為單位搖號”和“以停車位為條件搖號”等更加精細化的管理方案都在積極研究中;對於存量部分,正在重點研究燃油小客車通過碳交易平臺轉讓並變更為新能源小客車的可行性,既盤活存量,增加市民獲得指標的途徑,又同步實現機動車能源結構的優化。

廣州、深圳、貴陽已爭相帶頭“鬆綁”,首都北京卻遲遲沒什麼動靜。

根據《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修改〈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的決定》及其《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2019年小客車指標年度配額為10萬個,其中燃油汽車指標占4萬個,新能源汽車的指標占6萬個。鑒於目前新能源車指標的個人申請量已突破43萬,新能源汽車牌照的占比和供應總量應適當提升,可以考慮2019年、2020年兩年由目前的年度配額6萬個升級到每年12萬個。

對於目前想買車但還沒車的家庭來說,北京市給予適當的政策傾斜存在合理性。既符合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倡導,也能真正解決這類消費者的問題。

下麵,我們就從工商聯汽車商會提出的幾個角度,來看看具體建議與可行性。

京郊各區日常生活工作基本在轄區內,很少去五環以內,如劃定單獨號牌,如“京J D12345”,限定在五環外使用,購買人限定無車家庭且戶口在京郊各區。可有效緩解無車家庭的用車困擾,而且不增加五環內的交通壓力。

面對北京巨大的汽車保有量,想要解決交通擁堵與環境問題,單純的限行限購併非真正的對症下藥。“堵不如疏”,要探索新的公共出行方式,也要切實解決無車家庭的實際和緊迫的用車需求。新能源汽車,無疑是當下複雜矛盾交匯中出現的有諸多可能性的關鍵點。

因此,北京市將新能源汽車指標適度放開或許可行,但升至每年12萬個概率較小。

在北京,搖號難早已成為共識,有大量消費者是因搖不上號轉而選擇新能源汽車。縱觀國燃油車限購城市的相關政策,從嚴格意義上說,只有北京對新能源汽車進行了指標管理,即每年限制6萬輛。

有汽車分析師及相關專家對媒體表示,北京市的交通壓力由來已久,國家政策理論上是要完全放開的,但北京不太可能“照單全收”。另外,北京對新能源汽車並不算是“限購”,因為指標配給只是限制時間,但沒有限制購買,所以北京到底會不會針對這項規定出台細化政策,仍需觀察。

這項提議可行性較高,京郊各區的居民平日可能進五環的頻率並不是太高,單獨設置新能源號牌算是合情合理。

此前,第一電動曾發表《北京會增加5萬個新能源汽車指標嗎?》一文,認為在北京市政府要把總的機動車保有量控制在620萬左右的前提下,考慮到刺激汽車消費的重要性,北京市在下半年增加5萬個新能源汽車指標,也許是極有可能的事。

一.應該加大新能源汽車購買指標的供應總量

此項提議的大方向與第一電動的初步判斷類似,即增加新能源指標5萬-6萬個。這樣不僅可以方便消費者,對正處於煎熬中的電動車廠商也將是重大利好消息。

不過,前幾年新能源指標棄號率很高。一部分消費者僅是出於興趣考慮新能源汽車,還有一部分北京消費者為應對購車要“排隊”做出“占位”行為,所以逾43萬輛新能源汽車需求就並非今年的實際購車需求。

油車搖不上號、新能源排長隊,北京購車成“老大難”

距離發改委等三部門聯合發佈《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其中“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這一條,引發了大家的持續關註。

雖然政府也有關於對家庭的定義界定、可能引發虛假婚姻登記等現象的擔心,但相信引導無車家庭購置新能源汽車的提議仍存在可行性。

可見,大判斷為北京市可能會有規劃性地放開新能源汽車的購買,但是完全放開幾率很小。鑒於此,日前,全國工商業聯合會汽車經銷商商會(以下簡稱“工商聯汽車商會”),對北京新能源汽車限購方面提出了四點建議。

二.引導無車家庭購買新能源汽車目前,很多京戶家庭多年搖號難中,只能上外地牌照的車應急使用,這其中的諸多限制與不便讓無車家庭十分困擾和苦惱。所謂無車家庭,應當指所有家庭成員不擁有汽車的戶口單位。雖然我國汽車保有量十分巨大,但是無車家庭的數量還是十分巨大的,他們的用車出行需求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為剛需,應當得到滿足,因此政策應對這類群體有適當傾斜和照顧。此外,針對符合搖號資格且全家無車的群體,也應當視同無車家庭給予政策傾斜。

(表格出處:全國工商業聯合會汽車經銷商商會)

2019年,新能源補貼“斷崖式”下滑。8月12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佈了2019年7月的汽車產銷情況,今年7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完成8.4萬輛和8萬輛,同比下降6.9%和4.7%,相較於6月份的銷量13.7萬輛更是下滑47.5%,這也是近三年來新能源汽車產銷首次出現下跌。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負增長的到來,北京或許會加快相關政策的落地。

四.加大外埠牌照和“京牌外用”管控力度,為京牌“剛需指標”騰出空間

對此,第一電動咨詢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對方回覆:“目前沒有接到相關通知。”她表示,“經審核,截至2019年6月8日24時,新能源小客車指標個人共有430656個有效編碼,單位共有8802家。”